用人單位適用規章制度對勞動者的違紀行為進行處罰 的適度性

實務研究402字數 1227閱讀模式

案情概要:鮑某與某快捷物流公司于 2007 年 12 月 26 日簽訂勞?動合同,約定合同期限為 2007 年 12 月 26 日起至 2010 年 12 月 25 日?止,擔任 (平臺班長) 分撥員。2010 年 12 月 25 日,鮑某又與某快?捷貨運公司 (以下簡稱貨運公司) 簽訂勞動合同,約定合同期限從?2010 年 12 月 25 日至 2015 年 12 月 26 日,工作崗位為分撥員,實行?綜合計算工時制。人社局于 2011 年 8 月 8 日批準公司分撥員實行綜?合計算工時工作制,以一個季度為一個周期,實行時間:批準當月至?2012 年 7 月 31 日。2012 年 6 月 25 日晚,鮑某在工作場所內因故與?同事發生爭執并繼而引發兩人打架,鮑某之后報警,派出所于 6 月?27?日進行調解。2012 年 6 月 30 日,貨運公司向鮑某發出《解除勞動?合同通知書》認為鮑某上班時間挑釁鬧事嚴重違反公司制度,造成不?良后果,決定解除勞動關系。鮑某遂于 2012 年 7 月 10 日 申請仲裁。

爭議焦點:用人單位適用規章制度和對勞動者的違紀行進行處罰?是否過當?是否適用綜合計算工作工時制無需支付加班工資?

裁判要旨:法院認為:一、依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》?第三十九條規定,用人單位可依據規章制度和法律規定對勞動者的違?紀行為進行處罰。但由于解除勞動合同是針對勞動者違紀行為最嚴厲?的處罰方式,用人單位在適用該處罰方式時應當審慎、適當,以使處罰符合規章制度以及法律規定的內容,貨運公司提供的規章制度規?定,對于打架的違紀行為的處罰方式包括有記大過、降級以及辭退、 開除。貨運公司在適用該規定解除勞動合同時應當提供充分合理的依?據證明鮑某打架確屬情節嚴重而處以最嚴厲的處罰,但根據證據不能?反映處對貨運公司的工作秩序造成重大影響,不能證明對其利益造成?重大損害,因此認定其以該理由解除勞動合同的行為系違法解除。二、?雖然貨運公司主張對鮑某工作崗位實行綜合計算工作工時制,但相關?職能機構僅批準其從 2011 年 8 月開始實行該制度,其并未提供證據?證實鮑某工作崗位在 2010 年 12 月 25 日至 2011 年 7 月期間實行綜合?計算工時制獲得批準的事實,故不予采信,該期間應認定鮑某的工作?崗位實行的是標準工時制度,應支付加班工資。

總結:依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》第三十九條規定:嚴?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的,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。根據該?規定,用人單位可依據規章制度和法律規定對勞動者的違紀行為進行?處罰。規章制度是用人單位依法管理職工的重要依據,許多情況下用?人單位會以職工違反規章制度為由與其解除勞動合同,但是這并不代?表單位有任意解除勞動合同的權利。由于解除勞動合同是針對勞動者?違紀行為最嚴厲的處罰方式,用人單位在適用該處罰方式時應當審 慎、適當,制定規章制度時盡可能細化且懲處適當,以使處罰符合規章制度以及法律規定的內容。用人單位行使勞動合同解除權“莫任?性” ,否則很有可能構成“違法解除”或面臨雙倍經濟補償。(作者:廣州律協電子商務與物流業務專業委員會)